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赵朴初事迹

赵朴初面对国际会议上的一次突然发难

时间:2016-05-06    来源:办公室  发布者:admin 

 

    1961年3月16日,赵朴初等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昆明,然后转机赴印度首都新德里出席世界和平理事会会议。中国代表团以廖承志、刘宁一为首,成员有周培源赵朴初、金仲华、区棠亮等。
    
    在世界和平理事会会议开幕前,印度泰戈尔和平节德里委员会拟召开会议纪念泰戈尔百岁诞辰。廖承志团长交给素享盛名的诗人赵朴初一个任务,代表中国代表团出席泰戈尔纪念会,并在会上发言。赵朴初精心准备一个以颂扬印友谊及文化交流为主旨的发言稿,并请廖承志、刘宁一审阅,他们看后很满意。
    
    纪念泰戈尔百岁诞辰的会议在一个宁静的晚上举行。不料纪念会途中,作为会议主席的印度科学和文化部部长卡比尔突然发难,一反会议祥和气氛,恶语诽谤中国说:“泰戈尔生前很爱日本,但后来日本侵略中国,他就谴责日本。泰戈尔生前也很热爱中国,但要是他天还活着,看到中国在西藏镇压个人自由,看到中国侵略印度,他也一定会谴责中国……”
    
    会场气氛霎时紧张了起来。
    
    中印早在1950年4月建交,但一直潜在着矛盾。1959年3月22日,尼赫鲁写信给周恩来总理,提出了全面领土要求。不久,印度在两国边境挑起武装冲突。去年4月,周恩来总理亲自到新德里和尼赫鲁谈判,但尼赫鲁态度强硬,谈无结果。对于西藏达赖等少数人叛乱事,赵朴初是十分清楚的。作为东吴大学学生,赵朴初英语造诣很高,他立即听明白了卡比尔在颠倒黑白,感到十分突然。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样严肃的会议上,一位印度官方人物竟搞突然袭击,明目张胆地攻击我国政府,干涉我国内政和主权,这也未免太嚣张了!这是分明利用泰戈尔的名义,进行反华宣传、破坏中印友谊嘛!
    
    事前赵朴初精心准备的那一份讴歌中印友谊的发言稿,简单地从头到尾地念一遍,显然已不适宜了。怎么办呢?作为抗议,自己可以像一般外交官那样愤怒地离开,这样既省事,也不违背外事纪律;但主持人已经安排自己发言,突然离开,等于放弃了反击,似乎也不是最佳的选择。在这事变的当口上,是退场还是照常发言,给赵朴出了一个难题。
    
    一部分中国官员听到卡比尔的话,作为外交手段,立即退席以示抗议。先退席的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的二等秘书迅速赶到代表团住地,向廖承志团长作了汇报,并说赵朴初还场内。廖承志深感事态严重,也担心赵朴初是个知识分子,没有应付这样复杂突发事件的经验,说不定会讲出不适宜话来,那结果更是难以应付。想到这里,廖承志急忙吩咐秘书:“快把赵会长叫出来。”
    
    这位秘书返回会场时,万万想不到,赵朴初正在台上从容不迫地发言。他无法将廖承志的意见通知给赵朴初了,只好在一旁紧张地听赵朴初的发言。逐渐地,二秘紧皱的眉头松开了,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神情。
    
    经过短暂的思考,赵朴初决定利用讲台,摆事实、讲道理,当场给予卡比尔以有力的回击。在短暂的时间里,他迅速地打腹稿,构思了另一篇讲话。是春暖花开时节,赵朴初身穿白色长袖褂,打一细方格领带,头发后梳,神态庄。轮到赵朴初发言时,他带着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沉着地走上了讲台,不慌不忙、平静而又义正辞严地说:
    
    “听了卡比尔先生的讲话,我感到震惊和遗憾。我们中国代表是抱着友好情意来纪念泰戈尔的,下面我的发言可以证实这一点……如果泰戈尔今天还在,看到有人利用他的名字来攻击中国,损害中印友谊,他一会感到很难过,他一定认为这对他是一个很大的耻辱……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些少数叛乱分子作恶多端,背叛祖国。泰戈尔如果还在,应受批评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些想在中国内政上插手的人……关于中印边界问题,中国人民一直希望能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用谈判的方式得到解决。泰戈尔如果还在,应该受批评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些想把问题拖上10年、20年,企图继承英帝国主义不光荣遗产的人……”

 

 


Copyright @ 2015-2021 安徽省赵朴初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
地址:太湖县政协办公楼 电话:0556-4160478 传真:0556-4185622 邮件:zpc4160478@163.com
皖ICP备0902645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