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赵朴初事迹

赵朴初赵元任的三次交往

时间:2016-05-06    来源:办公室  发布者:admin 

    1973年5月13日晚上9点,周恩来总理、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郭沫若、国务院教科组组长刘西尧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美籍中国学者赵元任和夫人杨步伟及其子女。参加会见的还有周培源、吴有训、邹秉文、黎锦熙、竺可桢、吕叔湘、丁西林、赵朴初等,共约50人。 

    81岁的赵元任和85岁的夫人杨步伟是4月21日抵达北京的。自1938年离开昆明出国,这是35年后他们第一次返回内地。二女儿一家在内地,他们已经分别27年。对于杨步伟来说,除了见许多亲戚、朋友,看看当年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外,她还想了解一下祖父杨仁山居士创办的金陵刻经处的情况。 

    大家随便聊天,除了大外孙女婿林迈不是中国人,其他都是中国人,因此会见不用翻译。周总理在谈话中说道,赵先生执教清华大学时,他曾考虑去跟先生学语言学,后来先生给罗素做翻译暂时离开了清华大学,所以没能去学,也就不曾见着先生。赵元任听了非常高兴,说,幸亏没有跟我学语言学,不然中国可就少了一个好总理。大家听了周总理和赵元任先生风趣的谈话,不时爆发出欢快的笑声。 

    周总理了解到杨步伟关心祖父杨仁山创办的金陵刻经处情况,特意邀请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出席会议,佛教兴盛与大规模的佛教经典的翻译有关,近代唯识学振兴,是因为杨仁山在清末从日本引进了国内失传的唯识学典籍。在《佛教常识答问》一书里,赵朴初曾专门介绍杨仁山居士对中国佛教的贡献:“近代的佛学提倡者首推杨仁山(1837—1911)。为了培养人才和扩大佛典流通,便利佛学研究,他用了几十年的光阴,致力于讲学和刻经事业。他所创办的金陵刻经处曾经刊印了由日本取回的我国已经遗失的性、相诸宗的重要著作,因而使性、相两宗的教义得以复兴。金陵刻经处同时又是讲学场所,谭嗣同、章太炎等都在那里听他讲学,在他的培育影响下产生了一些佛教学者,其中突出的是欧阳竟无居士。” 

    在会上,赵朴初回顾了金陵刻经处解放以来的情况。1952年夏天,金陵刻经处板房内杂草丛生、一片凋敝。圆瑛法师、赵朴初等以抗美援朝名义成立了“金陵刻经处护持委员会”,并请专人负责管理。不久前,刻经处来信说,经版虫蛀、人为损害严重,赵朴初给周总理写了信,要求将金陵刻经处尽快归还佛教部门管理,总理非常关心,立即批示同意。为了协调各方面的关系,赵朴初多次到南京指导工作。杨步伟听了赵朴初的介绍,非常高兴,连声感谢。 

    这一夜,大家尽兴而谈,一直谈到12点后,周总理还安排了风味小吃作夜宵。谈笑间,许多信息,齐齐集中到一起。赵元任深感周总理的办事效率,他在回忆文章里写道:“这样的一个晚上的谈话等于两个晚上谈的。” 

    《人民日报》报道了周总理会见赵元任夫妇的情况。 

    1979年8月,以赵朴初为团长、丁光训为副团长的中国宗教代表团一行10人到美国普林斯顿出席第三届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会议上,赵朴初和日本宗教界朋友联名提案,建议“世宗和”领导人访问各有核国家,要求这些国家领导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获得大会通过。 

    会议结束后,赵朴初和李荣熙取道旧金山回国,于9月13日到加州拜访了赵元任、杨步伟夫妇家。58年前,赵元任夫妇伉俪结婚,留美同学胡适是男方证婚人。72岁的赵朴初,在他们面前,又是一代人了。藉杨仁山居士之缘,赵朴初到赵元任家,有宾至如归、不胜今昔的感慨。赵元任夫妇十分高兴赵朴初的到来,为了聊天和尽地主之宜,坚持留客人在他们家客房住一夜。 

    这是赵朴初和赵元任夫妇第二次交往。6年前,在周总理安排下,他们相互认识,但在人民大会堂的见面,高朋满座,顾不上细谈。这次在赵元任旧金山的家中见面,大家尽兴而谈,十分开心。他们谈得最多的是杨步伟女士祖父杨仁山创办的金陵刻经处的情况。1978年10月,赵朴初到南京下榻在双门楼宾馆,江苏省宗教局的李安、田光烈同志专门汇报了金陵刻经处的恢复情况,说房产归还已部分解决,深柳堂主要房舍也修复一新,但大部分房舍仍然被外单位占用。朴老当时要求他们尽快着手经版的整理,恢复被“文革”中断了的印经业务。
 
    杨步伟1913年留学日本,19l9年,安徽督军柏文蔚为500人的女子北伐队办崇实学校,请佛教居士杨仁山的孙女杨步伟当校长。但她后来选择在北京西绒线胡同创办了“森仁医院”,自任院长。凑巧的是,赵朴初现在也住在绒线胡同北京第二医院对面,即“森仁医院”旧址,谈起旧事,宾主其乐融融。 

    杨步伟十分感谢赵朴初和中国佛教协会对金陵刻经处的关注,拿出2000美元,请赵朴初转交金陵刻经处,她告诉赵朴初,今年是我的90寿辰,我对亲友说,谁要送寿礼给我,我就捐给金陵刻经处。赵朴初深感杨女士对金陵刻经处和佛教事业的关心。次日临行,赋诗一首,贺杨步伟90岁生日。 

    1981年3月1日,杨步伟女士去世,享年92岁。5月17日,88岁高龄的赵元任应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邀请抵达北京访问,他在“甜甜蜜蜜”60年的老伴去世后两个多月访问中国,一来排遣对老伴的思念,再就是重访包括金陵刻经处在内的故处,以代替老伴再了宿愿。 

    6月2日上午,即赵元任从南京、常州、上海参观回北京的第3天,赵朴初到北京饭店拜访了赵元任。 

    这次见面,两人谈得最多的还是金陵刻经处。赵元任告诉赵朴初,他到南京后,去看了延龄巷金陵刻经处。早在1936年12月29日,即杨仁山居士100岁诞辰日,赵元任和杨步伟夫妇带着孩子参加了延龄巷杨仁山家中和杨仁山墓地举行的隆重的佛教纪念仪式。 

    因为拜访赵元任的人很多,他们相约,在赵元任离开北京前,再见一次。6月10日下午,赵朴初再次拜访赵元任,会谈时在座的有杨仁山居士的后代、杨步伟一脉的亲戚杨若宪、杨若英、杨若芳、鲍正鹄。 

    3天后,赵元任乘飞机离开北京回旧金山。次年2月24日,赵元任在美国因心脏病去世,终年89。 

    在杨步伟和赵元任夫妇相继去世后,赵朴初继续关心金陵刻经处的发展。1994年7月,赵朴初在给刚获得克拉尼亚大学哲学硕士学位的留学僧净因贺信中,还提到杨仁山居士:“近代以降,中斯两国的佛学交流和合作,从杨仁山居士和达摩波罗居士开始,中经太虚大师和马拉拉色克拉教授的热情倡导,先后派出数批学僧前往斯国留学,为我国对南传佛教的研究和人才培养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1996年10月,过了90岁的赵朴初在一次大病后,写了遗嘱,并对来看他的前秘书宗家顺先生说:“我已经过90了,今后我不在了,谁来管佛教文化的事?还是建个董事会吧!你找些人商量一下,拟个名单给我。”在生命的最后几年,赵朴老放心不下的是,成立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金陵刻经处、中国佛学院董事会的事。 

 

 


Copyright @ 2015-2021 安徽省赵朴初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
地址:太湖县政协办公楼 电话:0556-4160478 传真:0556-4185622 邮件:zpc4160478@163.com
皖ICP备0902645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