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文稿

丁春云:永远的怀念

时间:2019-07-10    来源:赵朴初研究会  发布者:admin 

永远的怀念 


丁春云


今年是赵朴初先生离世19周年了。朴老生于1907年,祖籍安徽省太湖县,生前曾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民进中央名誉主席,是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著名的社会活动家。


朴老去世后,流传了一份很广的遗嘱,内容如下:


“生固欣然,死亦无憾。

花落还开,水流不断。

我兮何有,谁与安息。

清风明月,不劳寻觅。

一九九六年书于北京医院。”


民间流传还有一个版本,只是更动了四个字,变“我兮何有”为“魂兮无我”。前者供奉在先生故居里,后者出现在先生灵堂前。两个版本,就只一句不同。一个是“魂兮无我”,一个是“我兮何有”,哪个更接近真相?我觉得“魂兮无我”更具有禅味,所以要探寻朴老的本来想法,不得不从偈语说起。


流传最广的偈语要数民国年间弘一法师,法师临终前书遗偈二首:“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圆寂前又自书“悲欣交集  见观经”数字。从字面上看,朴老的偈语与弘一法师的大体接近。


很多人从字面理解,认为“我兮何有”对仗工整,而且朴老生前不主张人有灵魂,“我兮何有”确实也出自朴老真迹。我认为,两个版本都来自朴老本人的手书,至于为何会出现两个版本?据说当年先生的宗亲赵国青曾就此话题面询过朴老本人,后来就不得而知了。唯一的线索是朴老曾说(原偈)“不知何故丢失,再书之”。显然,再书之明显指的是现在世面上流行的“我兮何有”那个版本了,至于最初书写的“魂兮无我”那个版本渐渐地无人问津,以至于现今出现哗然一片,以为那份“朴老手书钢笔手迹”是假的。因为更多的“我兮何有”毛笔手书版本都是在末尾加注“一九九六年十月书于北京医院”,而他的“魂兮无我”钢笔手迹则没有任何加注,在外人看来是假的成分大。


然而,朴老在病榻上,是不可能一字一顿的书写,一般连着书写比较容易合乎常情。我们判断一幅字是否合乎当时之景,一定要关注当时之态,也就是场合,这就是初心。也许后来朴老病好了,做了修改也很正常,就像我们发表文章一样,也是应景。我们只有认真体味老人家的语味,才是我们对他最好的纪念!


其实,要理解朴老的偈语,不得不说一桩公案。六祖慧能大师和神秀在五祖传法时,各写了一首偈。神秀说:心是菩提树,身是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而六祖却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神秀立有,六祖立无。这是古今公知的公案。六祖说:一切法,何其有,毕竟空,不可得。世界成住坏空,迁流不住。所以古来禅者一定要参话头,不可会错意。


佛教传至中原,有大小乘之分。小乘主张渐修,大乘主张顿悟。从朴老留下的偈语来看,“魂兮无我”更接近六祖论道。魂有吗?在此朴老借用,不过是借假修真。真是什么?真是法性,是佛性,是六祖所说“一切法,毕竟空”的禅机。我是我执,不过是幻相,迁流不住,不可认真。所以,“我兮何有”也对!是朴老对初学者的一种告诫,但说到底,此句仍执着有我在前。因此,魂兮无我,与我兮何有,同是否定句式,魂兮无我似较后者更进一步,尽管两者都不是究竟禅机,都是为了度人而讲求的方便法门。至此,我似乎体味到朴老的良苦用心,也许对朴老本心而已,我未免会错了意。尽管这样,我仍是坚持魂兮无我就是朴老的本意,“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因为离开世界的最后一刹,方见本心。


似乎在冥冥中感应,丁酉年在偶然的机缘,购得朴老生前日本友人赠送的一本书《香雨帖--唐招提寺第八十一世孝顺长老追悼文集》,扉页上恰见朴老生前题字并签印,文曰:“唐招提寺住持远藤证圆长老来访携赠   赵朴初识于北京医院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七日”。时空相隔二十年,与九六年在北京医院手书遗嘱,只差一年。今年,邀请国内临摹朴老手迹的王文胜先生,在纸扇上手书朴老遗嘱,算作我对他永远的怀念!

   

作者简介:丁春云,现任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直机关工委副书记,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散文家协会会员、合肥市作家协会会员。省委党校研究生文化。发表论文有:《当前加快庐江旅游业发展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对当前新农村建设工作的若干思考》和《固本清源、提振精神,努力塑造风清气正的机关新形象》等,及散文若干篇。


通联: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直机关工委(县政府五楼515室)


邮编:231500 

手机:13865291991

邮箱:ljchunyun@163.com


Copyright @ 2015-2020 安徽省赵朴初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菩萨在线
地址:太湖县政协办公楼 电话:0556-4160478 传真:0556-4185622 邮件:zpc4160478@163.com
皖ICP备09026452号-2